祈鱼

请叫我阿鱼
是个贱虫女孩
贱虫/铁虫/锤基/盾冬
每一个关于漫威的cp都吃
永远喜欢MCU全员

关于一个特别的夜晚和胡思乱想的男孩

半个喙:





配对:RR贱/荷兰虫


分级:R


警告:血腥场景描写 OOC


简介:死侍死了,而蜘蛛侠想通了一点事情。


备注:我取标题的水平真的很烂。陈年老梗 胡乱一摸 本来脑子里还蛮严肃的 写出来就成了小傻子谈恋爱 完了我萌了贱虫之后就丧失了产其他味道粮的能力[……






正文:


      Peter刚刚完成一个花哨的空翻落地,呼吸有点不匀。Wade很喜欢他这么做,总是夸张地欢呼或是吹起轻佻的口哨,但他今天很安静,安静得足够加重Peter的不安。男孩全身都像被巨锤砸过一遍一样又酸又痛,他脱力地半蹲了下去,单手撑着地面低低喘气。


      爆炸带来耳鸣,耳鸣则令人讨厌。Peter受伤了,最严重的一道在胸廓左下方,一块钢板狠狠砸上那儿又向旁边飞了出去,留下两指宽的深深划伤。仰仗蜘蛛侠的自愈能力,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但先前的剧痛和失血还是令他微微晕眩,生理上的疼痛加上心理上的烦躁不安,Peter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


      然而也只是“感觉上”,比那边那位雇佣兵先生好太多了。


      爆炸发生的前一刻Peter提醒了Wade,但佣兵充耳不闻。有时Peter觉得他是故意的——死侍破坏自己身体的频率高得让Peter怀疑他在享受。“这就是我受欢迎的原因,小蜘蛛。”当Peter半埋怨半试探地谈起这件事时他这么说,向男孩抛去一个媚眼。这次他们在查一个非法囤积军火的黑手党,直到他们找到这个明显是个诱饵的仓库前,一切都顺风顺水。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Wade的状态不太好,他开始不停地高声自言自语,肢体动作充满了攻击性,而Peter还来不及安抚他蜘蛛感应就开始尖叫。


      Wade非常容易陷入焦躁,总呆在他身边对Peter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Peter缓缓吐出一口气,胸腔被挤压得发疼。他低声唤了两次Karen,没有回应,也许是线路在刚刚的爆炸里受损了。男孩晃了晃脑袋,摇摇晃晃朝Wade那边走过去,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昨晚吃的咖喱和最近一次物理测验的成绩,然后站定,低头看佣兵的尸体。


      这可能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一团糟的一团糟。Wade的下半身血肉模糊,还能辨得出形状的只剩半条大腿,腹部被炸烂了,一些零散的肠子和内脏散在地上。他的脊柱也很明显地断了,唯一还算完整的脑袋非常不自然地偏向一侧,Peter突然产生了一种把它摆回原来位置的冲动。


      Peter应该觉得恶心,友好邻居蜘蛛侠从来没见过什么“破碎的尸体”——他自己不杀人,也阻止其他人杀人,即使干了这一行也总觉得这样的画面离自己太远,更别说某人就是变成这样一摊东西还仍保持着死侍冲击力极强的个人风格。但不知怎么,他一点都没觉得恶心,只感到一阵近乎脱力的哀伤。


      男孩安静地蹲了下去,过了一小会才意识到自己的小腿在颤,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Wade的自愈因子以肉眼可见的疯狂速度工作着,由深到浅,受损的组织有纪律地生长复原。Peter被它们吸引了,有点讽刺,Wade是那样一个疯狂又毫无逻辑可言的人,他的身体在修补他的时候却如此冷静规律。


      和Wade一起行动是Peter的主意。死侍第一次帮蜘蛛侠摆脱麻烦之后Peter就缠上了他,仅仅因为他觉得Wade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但他摸不清Wade,有时他觉得Wade喜欢自己喜欢得令他心悸不安不知所措,有时又觉得他讨厌他,好像Peter是他正常生活的阻碍和负累。


      但Wade从没伤害过他,连真正能令他难过的话都没说过。


      “我讨厌你。”Peter突然开口,耳鸣减弱了些,但还没有消失,男孩的脑子昏昏沉沉。


      “当我以为你是坏人的时候,你总是会做出一些……一些伟大的事;当我以为你是好人的时候,你又变得卑鄙无耻。”Peter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把下巴搁到上面:“你总让我生气挫败,让我感到渺小无力,可你又那么好,你就是……很好。Wade。”


      男孩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他自己都听不见:“你那么好,为什么总假装自己是坏人。”


      


      他们也不是很熟。Peter知道Wade是个雇佣兵,有个叫AI的盲人房东太太(因为他实在在他面前吐槽过太多次了),一些非常讨人厌的朋友(但他还是很喜欢他们),以及他真的很疯。也就仅此而已了,Peter对Wade生活的了解局限于急促混乱的打斗和楼顶上急匆匆塞下的晚餐夜宵,他们总在说话——在男孩和男人带着三分强迫的组队里只有这点达成了默契——却没有几句真正触及面罩下的那个人。


      Peter有时会说漏嘴,关于过多的作业或是May又烧糊了今天的晚餐,每当这个时候Wade都会变得紧张,就好像他根本不想知道蜘蛛侠在成为蜘蛛侠的同时还能是谁。Peter感到有点受伤,他太年轻了,总是过分轻易地接受身边的人,再理所当然地和对方成为朋友,Wade的隐晦的拒绝让他挫败。那么难道他真的希望Wade兴趣满满地窥探“Peter Parker”的事吗?当然也不是,那他到底在苦恼什么呢?Peter开始搞不懂自己了。


      “睡衣宝宝,”有一次Wade知道了Tony给Peter起的昵称,笑得快直不起腰:“适合你,真的,小蜘蛛——我还想着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天真得近乎愚蠢的人,原来是个甜美的小男孩。你还喝牛奶吗?”


      “我不是小男孩了!我是个男人!”Peter有些恼怒地大声反驳:“再这样说我,我就把你从房顶上扔下去。”


      “好凶噢,坏睡衣宝宝,”Wade笑得更大声了:“是不是要摔打玩具了?”


      “不好笑!死侍!”Peter气得不行,又感觉脸颊有些发热。


      “嘿,听着,乖宝贝。”Wade止住了笑,声音严肃了些:“理想主义,那很好,很可爱。但世界可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到处是鲜花城堡和放彩虹屁的独角兽,偶尔出现一两只小怪兽,只要英雄发个光波就能击倒——你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Peter眯起了眼睛,羞臊褪去,真正的怒意从心头升起。他逼近了佣兵,面罩上的黑白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对方:“我很清楚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也没想凭一己之力改变什么,我只是想为我生活的地方稍微做点事。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也不在乎我是谁,凭什么对我的理念指手画脚?”


      最后一句话太像抱怨了,还提到了他们一直默契规避的话题,Peter几乎是说出口的那刻就后悔了。


      而Wade看上去只是满不在乎地耸了下肩膀:“好吧,我不该评论你的理念——你说得对,那确实不关我事。只是些过来人的忠告,毕竟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看,只有青少年才会一腔热血地冲来冲去,大人们都知道让自己过得好点儿才是最重要的事。”


      “我不是一腔热血!我好好地考虑过的!”


      “哇哦,伟大的小男孩。但你不能强求我也——”


      “你也不是那样的人!”Peter高声打断了他。


      “我就是知道。我……我见过你赶走欺凌他人的小混混,也见过你帮一个女孩救困在树上的小猫。”男孩降下了分贝,轻声却执拗:“你可以说这什么都代表不了,我尊重你的坚持,所以也请你尊重我的。”


      Wade看了他一会,隔着面罩都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有多复杂,Peter不安地在地上蹭了蹭脚尖。


      “你真的很奇怪。”Wade转回了头去,他身边的空气换了重量,连流动的速度都变得迟缓,沉静地漂浮在他身边。


      Peter有些局促,他抿了抿嘴唇,试图开个玩笑:“我知道,这可能是我唯一的特点了。”


      Wade没搭腔,但他并不觉得难受。


      那天剩下的时间很安静。




      Peter偶尔也会猜测Wade的曾经,他多大了?有没有亲人?怎么得到自愈能力的?起源故事总是不太好,那么Wade走出来了吗?还是像自己一样要一辈子背负着愧疚前行?


      Peter想知道。他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去询问,但他还是想知道。


      佣兵的尸体和之前比起来好多了,腹腔逐渐闭合,下半身也看出了双腿的形状。Peter伸出双手捧住Wade的头,小心翼翼扭回了他的脖子。Peter不知道这是不是多此一举,但他就是看不得Wade扭曲地躺在那儿,难看又了无生气。男孩的手有点颤抖,但仍柔和坚定。


      地上到处是Wade的血肉碎末,肮脏腥臭,沾了男孩一身;Peter的制服也破了,但他现在暂时不想考虑这个问题。男孩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拨弄Wade的手玩儿,Wade的手套破了两个指头,露出布满伤疤的手指。Peter见过Wade的脸,佣兵带面罩并不是为了隐藏身份,而更像一种必要的社交手段,对很多人来说和Wade隔着面罩说话要比直面他容易很多。


      这能解释很多事,比如Wade的暴躁和对世界的强烈敌意。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啊,Peter就没觉得他长得很吓人——好啦,也许是有一点点,但那又怎样呢?这是Wade,他花了这么长时间认识他、了解他、决定相信他,和他长什么样子又没有关系。


      Peter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玩起了Wade的手指,轻轻摩挲佣兵粗糙的指肚,又从指缝穿过去交叉着握住他的手掌。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几乎是触电一般收回了手,脸腾地红了,暗暗庆幸Wade还没有醒来。


      “你好,Peter。”Karen的声音突然响起,尾音有一点线路受损的电流声,男孩被吓得一哆嗦,差点跳了起来。


      “嘿,Karen!你还好吗?”Peter揽紧了自己的膝盖,欲盖弥彰地向后挪了挪。


      “刚刚受到的冲击过大,战衣的连接系统也产生了损伤,我下线了一小会,现在基本可以保持稳定了。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吗,Peter?你的心跳频率超过了正常值,面部体温也较高。”


      “什么都没有!哦不是,死侍死了!”


      “我注意到了。需要对他进行简单的扫描吗?”


      “呃?嗯、好啊。”


      “死侍现在仍处于死亡状态,具体损伤情况是腿部已完全破坏、肠道和肾脏基本被破坏、胆囊破裂、右侧第三和第四根肋骨折断插进肺叶、颈椎断裂、颅内出血,但他的自愈因子正在高速工作中,大约在二十一分钟后就能够苏醒。”


      “我的老天爷,这听起来真疼。”Peter喃喃自语。


      “是的,死侍死前的瞬时疼痛大约在十二级。你打算守在这里等他苏醒吗?你们所处的位置是敌人的仓库。”


      “诱饵仓库。”Peter纠正:“我总不能把Wade就这么扔在这儿!他们刚刚炸掉这里,短时间内不会派人来的,他们担心警察会来。”


      “所以,你还没有报警?”


      “警察要是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爆炸那他们也不用干了。”Peter嘟囔:“而且说实话,我是希望他们晚点来,Wade还躺着呢,他们只会处理掉他,从来不关心他怎样。”


      Karen静了一秒:“这不是你对案件的寻常处理方式。我注意到你非常在乎Wilson先生,这是否意味着你和Wilson先生产生了不同寻常的感情?”


      “什么?不!不不不不不,没有!绝对没有!”


      “但你的心跳加快了。”


      “那是因为你的问题太吓人了!”Peter有些羞恼:“Wade是我的搭档……或者战友?反正就是那种探案二人组之类的关系,我当然应该关心他!”


      “好吧。我还是要提醒你在这里等待死侍复活是有风险的,而且你明天还要上学。”


      “呃,实际上我已经决定明天请假了。Karen,你能不能问问Stark先生愿不愿意给May打个电话?我会非常感谢你的。”


      “你确定吗?今天的行动你是和死侍一起的。”


      Peter叹了口气:“这么大的爆炸他还会不知道吗?”


      “好的,我会进行联系。虽然Stark先生非常不赞同你的举措,但这段时间里死侍的伤害行为确实大幅减少,Peter,你的行动是很有成效的。”


      “我知道。Wade不是坏人,他只是需要谁来拉他一把。”


      “那么,你喜欢他吗?”


      Peter有些无奈:“Karen……”


      “Wilson先生很喜欢你。”


      “如果你是指那些性意味明显的玩笑的话,他对每个人都那样。”Peter撇了撇嘴:“而且自从他知道我还没成年之后,就再没那样说过了。”


      “你可能忽略了Wilson先生为你做的很多事。”


      “……我没有。”Peter小声回答:“那只是因为……他就是很好。”




      Peter不常生病,但凡事都有例外。他拽着蛛丝荡过来的时候稍微头晕了一下,落地的姿势没有往常好看。


      “你生病了?”Wade凑过去,趁机摸了摸Peter的额头,就好像隔着厚厚的手套和面罩还能摸出什么来似的:“哇,这么烫还出来夜巡?爱岗敬业蜘蛛宝宝。”


      Peter打掉他的手,不耐烦地回答:“我没发烧,就是有一点小感冒,完全没问题。”然而他的声音太瓮声瓮气,直接出卖了他,叛徒。


     “Bah——扣分!嗓音太没说服力了。晚上风吹得会更冷,今天就先回去怎么样?我担心你被自己的鼻涕呛死。”


      “我才不会被鼻涕呛死!”Peter用一种“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说了这种蠢话”的语气说:“也不能回去!万一今天晚上有人抢银行呢?或者更糟,抢劫犯失手杀了人?”


      “拜托,只是一晚上?难道你来这儿之前昭告了全纽约蜘蛛侠今天生病状态不好要犯罪请抓紧机会?”Wade隔着面罩翻了一个大白眼。


      “但这种情况还是可能发生啊!我都说了我没事,你是比我更了解我的身体吗?”


      “嗯哼……我倒是很希望。”Wade挤了挤眼睛:“总之,你有两个选择,蜘蛛宝宝。一,回家去好好休息一晚上,好应对更加糟糕的明天;二,我把你送到铁罐那,让他对你进行思想教育之后再把你送回家休息,那样的话你的今天就能和明天一样糟糕了。决定吧!”


      “你不能拿这种小事去麻烦Stark先生!”Peter急了:“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我没事?”


      “唔,我想想……不如你回家去休息怎么样?”


      男孩非常明显地垮下了肩膀,Wade笑了起来:“好啦,别担心,我还在呢。搭档不就是这样的吗?蜘蛛侠不在死侍来顶班~♪”他哼哼着唱,Peter被他逗笑了。


      “好啦,听你的。今天就算我欠你的?”蜘蛛侠轻轻地捶了一下死侍的肩膀:“但你要说话算话,好好夜巡,而且——”


      “不准杀人,我知道了,老妈。”Wade拖长了调子抢答。


      Peter咯咯笑起来,随意挥了下手往回走了两步,突然感觉不对。


      “死侍。”


      “怎么了,病号小甜心?”


      Peter怀疑地眯起眼睛:“你老实告诉我,你今晚是不是‘另有安排’?”男孩非常贴心地比了个引号。


      “天哪,我受伤了,”Wade装模作样地捂住胸口:“我的晚上一直都是属于你的,你怎么能怀疑我呢,宝贝?”


      “你确实有别的事要做,是不是?”Peter总是习惯不了Wade直白的调情,耳尖有点发热,假装板起脸来。


      “哎呀,没有。”Wade可怜兮兮地合住双手:“我们要直接进入充满怀疑和猜忌的阶段了吗?但我们还没经历过热恋呢!你是不是要查我的短信了?就不能直接相信我只有你一个?”


      “Wade!”Peter认输了,投降地举起手:“就是……乖乖的,好吗?别让我失望。”


      Wade轻笑了两声,那一瞬间他听上去温柔又可靠,有点不像他,Peter猜自己可能真的发烧了。


      “我也想对你说同样的话。照顾好自己,别总是逞强。”




      那天Wade真的独自一人完成了夜巡,他遇见了几个欺负人的小混混,甚至都没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流血。Peter有点意外,毕竟他一直都表现得很不耐烦。然而这还不是最让他意外的事,后来Peter才知道Wade那个晚上真的是有事情要做的——很私人,也有点令人难过,似乎是和他的前女友有关,她要走了,但他没去见她。


      Peter有点别扭。他感到愧疚,如果不是自己突然生病了,Wade就可以去和她告个别,就像他和Liz一样——也许更成人一点,加一个吻。假如Liz离开前他没能和她道歉的话他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那么他现在是不是害得Wade要后悔一辈子了?但也不止这些,还有一些更深更复杂的情绪,沉甸甸压在心口上,让男孩整天都烦躁不安,甚至不小心弄坏了实验器械,把Ned吓得不行。


      等他终于做好心理准备询问Wade这事的时候佣兵却轻快地告诉他他本来就不打算去见她,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也不知道还能和她说些什么,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习惯逃避的烂人。Peter有些生气,想骂他,却不知道怎么说才不显得越界,只好一个礼拜都没给过死侍好脸色。


      “他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Peter。”Karen打断了Peter的胡思乱想。


      “什么?”Peter有点没反应过来。


      “死侍因你而减少了伤害行为,因你而学着温和待人,因你而逐渐走到了阳光下,他可以拒绝你,但他没有。这符合人类在爱情中的行为变化逻辑,所以我得出结论,他喜欢你。”


      Peter真真切切地脸红了:“别这么说!”


      “为什么?这个事实让你困扰吗?”


      “不是!我……我很高兴他愿意变好,但……可能就是你搞错了呢。”


      “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Wilson先生喜欢你的事实?”


      “不是什么事实!”Peter大叫:“他……他有过女朋友!他喜欢女孩儿!”


      Karen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戏谑了:“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真的,死侍对男孩的兴趣可一点都不比女孩少。”


      Peter重重地把自己的脑袋磕在膝盖上:“就饶了我吧,Karen。”


      Karen没说话,她安静地调出了一组录像,显示系统也出了问题,有些花屏,但Peter还是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这是Wade在笑,Peter气恼地射出蛛丝封住他的嘴巴;那是他搞砸了一次考试,心情有些低落,Wade递给他一个甜筒。还有他戳着死侍的胸膛教育他怎么好好当一个英雄、他第一次允许Wade揽着他的腰从楼间荡过、他怎么意外地发现Wade在垃圾桶里并把他捞出来,甚至他们一开始是如何针锋相对——


      全都是Wade。总是Wade。


      Wade什么都不是。Wade是全部。


      Peter觉得眼眶有点烫。Wade几乎填满了他所有作为蜘蛛侠的时间,还搞得Peter Parker的脑子里也全都是他,这个混蛋。他那么自以为是、妄自尊大,又自轻自贱得让Peter咬牙切齿。Wade会在乎他吗?在他混乱一片的脑子里,有没有某一刻也这样充满了小心翼翼的揣测。他为什么对Peter这么好?他有没有打心底为他们取得的进展而感到愉快?他是真的喜欢他吗?还是仅仅因为Peter总缠着他?


      Peter的心脏欢快地蹦了起来,嗵嗵、嗵嗵,震得他面红耳赤、手脚发麻,男孩闭上眼睛逃避眼前无数约会一样的画面,却发现脑子里也还是挤满了视频播放窗口。他感到一阵缺氧一般的晕眩,湿漉漉的温柔和过电一样的恐惧从心口蔓延到四肢百骸。


      Peter感到不知所措,他短暂的十五年人生里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像是打翻了你能想到的属于一个人的一切,酸甜苦辣,红橙蓝紫,冷热温灼,所有所有的情绪都淹没上来,猛烈而不留余地,胃里装满了胡乱扑腾的蝴蝶。


      十五岁的Peter Parker·AKA·蜘蛛侠,在一个大爆炸后的晚上,坐在满是血污的地面,守着一具尸体陷入了爱情。


      生活真是充满惊喜。




      “Karen,别放了。”Peter找回了自己的喉咙,不知怎么那听上去不太像自己。


      画面消失了,Karen轻柔的声音响起:“我检测到你的体征发生了一些变化。”


      “就……别说了。”Peter捂住了脸,心脏仍然嗵嗵跳个不停:“拜托。”


      过了好一会儿,Peter才从他自己的手掌里钻了出来:“Karen?”


      “我在。”


      “看一下Wade现在的恢复情况。”


      “好的。死侍已经恢复了生命体征,大约在十分钟之内就能苏醒。”


      “谢谢你,Karen。你可以暂时下线了,我一会要摘掉面罩,有些话我想和Wade说。”


      “你要告白了吗?”


      “不是!!!就……别再问了!”


      Karen的声音充满了笑意:“不能记录下来真是我的遗憾。好的,祝你告白顺利,Peter。”


      Peter拽掉面罩的样子像从头上扒下一个正准备闷死他的塑料袋,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头发乱七八糟地堆在头顶。


      他要说些什么呢?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就是觉得他应该把Peter Parker介绍给Wade了。或许Wade会失望,毕竟他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无聊男孩儿;又或许Wade会吓一跳,因为他就是对所有和Peter的秘密身份有关的事情神经过敏,但那又怎样呢?Peter总会照顾他的。


      Peter Parker和Wade Wilson可以互相认识一下,来一次不穿制服的“约会”。Wade给他买那家他伤心的时候吃过的甜筒,Peter带他吃一次皇后区最好吃的三明治,他们可以一起走过夜巡的小路,但是不用蛛丝,也没有匆忙的奔跑和武士刀,在路过一家可爱的甜品店的时候Peter可以偷偷勾住Wade的手指。


      也许Peter要用很久才能告诉Wade他在他死亡的时间里的新发现,也许Peter要用更久来一点一点纠正Wade的暴躁、悲观和自厌,但现在,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等Wade醒过来,然后朝他微笑,再对他说:


      “欢迎回来。”






Fin.



评论
热度 ( 1058 )
  1. 祈鱼半个喙 转载了此文字

© 祈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