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鱼

请叫我阿鱼
是个贱虫女孩
贱虫/铁虫/锤基/盾冬
每一个关于漫威的cp都吃
永远喜欢MCU全员

【Spideypool】谈恋爱可等不了择吉日(RR贱x荷兰虫,情人节快乐w)

AOzero:

Attention:


1、给浓爸爸写的情人节荷兰虫wwww浓爸爸太凶又太棒了,向浓爸爸势力低头(


与浓爸爸的盾铁文《和好那天要选个黄道吉日》联动w


2、RR贱x荷兰虫,不开车,不开车!一个很想成熟的荷兰虫和一个喜欢逗他玩并且对他毫无办法的RR贱。梗来自浓爸爸,她指挥,我工作,我们是这样的py交易(不


3、傻白甜,大家情人节快乐ww我已经啃着(自己买的)巧克力了哈哈哈x


 


 


OK?


送给浓爸爸w @阿浓 


 


 


 


谈恋爱可等不了择吉日


by AOzero


 


和May婶打过招呼,Peter揪紧背包的带子,像是脚底踩风一样迅速地钻进了他的房间,把房门牢牢地锁了起来,还加了两道蛛网作为保险措施。他呼出一口气,把耳里的耳机取下来——他猛然听见了心跳声,是他非常熟悉的那个,吓得他立刻扑到了门板上,然后缓慢地转过身去。


“嘿,宝贝。”Wade侧卧在他的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朵玫瑰,“我在这里摆姿势好久了,无聊到我都开始给自己讲故事。你总算回来了。”


“Wa……Wade。”Peter有些结巴地说,他把背包往身后藏了藏,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询问你——我大概问过了几千遍的那个问题——你真的不打算亲我一口?”


Peter抓着背包,绕过床,走向他的书桌。他把背包放在椅子上,才回头看向Wade。


“……不。”他说,拍了拍背包,然后开始整理他乱七八糟的书桌。


“噢,拜托——”Wade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明天就是情人节了!而你连亲我一口都不愿意!”


“我——”Peter的脸都红了起来,他憋了半天,才终于嘟囔着说,“我还没答应要和你在一起呢。”


“是吗?”Wade瞥了他一眼,“我怎么记得你答应过?看看你身上穿的,是不是我的衣服?我可是很小气的,如果你不爱我,怎么还穿我的衣服。”


Peter的脸又红了一些。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外套——Wade说的不错,这件外套是从Wade那里拿来的。青少年出门永远不知道温度,等Peter感到冷的时候,他已经夜巡了一段时间。不想回去添衣服,但又冷得打喷嚏,他只好到了Wade的公寓里,拿走了Wade的一件衣服。Al把Wade所有的抽屉都打开了,让Peter自己挑一件。Peter看见了好大一摞性感女郎杂志,几盒润滑剂和保险套,还有乱七八糟的内裤和袜子。他最后拿走了Wade衣服里看上去最干净的一件外套,并且给Wade留了一张小纸条。


他不知道为什么今早上他还穿着Wade的外套,只是他起床时随手就套上了。为此他去复仇者大厦的时候还被Tony绕着审视了一圈。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Peter说,然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想了会儿,他干脆开始脱这件外套,把它还给Wade,“我很抱歉,也谢谢你的外套。”


他里面只穿了一件背心,因为脱了外套而轻轻地打了个喷嚏。


“你居然真的还给我,这让我太心痛了。”Wade把外套拿在手里,“我想起来了,这件外套是我在欧洲买的,当时我把它铺在床上,对每一个睡在上面的女郎介绍说,这是我祖母留给我的。当然,谎话。”


Peter又打了个喷嚏。Wade朝他露出一个成年人对青少年会露出来的责备的表情,“穿上吧,可怜的孩子,你看你都冻成什么样了。”


“我自己会找衣服穿。”Peter说,他一边走向衣柜一边又打了个喷嚏,鼻尖都微微发红了起来。在他翻找衣柜的时候,Wade盯着他的脊背看了好一会儿,接着说:“明天你要送我什么作为情人节礼物,你想好了吗?”


Peter把头钻出毛衣的领口,才回头来看Wade。他脸上同时出现了茫然和慌张,他张张嘴,又轻轻合拢,然后撅了撅嘴。


“没有。”Peter说,“我们不是情人,我为什么要送你礼物?”


“我可是一周前就问你了——任何人在节日到来前询问你,就说明他们真的非常期待收到礼物!这可是常识,你这个傻男孩。”


Peter不高兴地看了他一眼,把衣柜门关上,走过去继续收拾他的书桌。“情人节是情侣间才互送礼物的,Wade,我们还不是情侣呢,我没必要给你准备礼物。”


“还不是。”Wade重复了一遍,凑近了些,“那什么时候是?”


Peter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并且立刻又脸红了。“等我准备好。”他低声说。


“你什么时候准备好?”Wade追问,他撑起身子来,凑得更近一些。


Peter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些,他缩了缩脖子,尽量离Wade远一些。“总之不是现在。”他说,接着像是给自己勇气似的挺了挺胸膛,又站直了。


“好吧,”Wade说,又躺回床上去,“不过我也知道,像你这样的书呆子男孩,如果送情人节礼物,一定是特别无聊的那种科学玩意儿,说不定还是些长得特丑的、用废品组织装起来的小机器人之类的。”


Peter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立刻涨红了脸。


“谁——谁说的!”他大声说,“我才不会——小机器人怎么了!小机器人哪里不好了!”


“哪里都好,都好。”Wade举高手,说,“但比起小机器人,我当然更想要颗瓦坎达的红宝石蓝宝石之类的,我一直都想把它们扔到嘴里嚼嚼看,说不定我的舌头就会变成红蓝色,哈!”


他翻身跳下床,拍了拍Peter脑袋,“我先回去了,提前祝你情人节快乐,甜心。”


Peter气鼓鼓地看着他从窗户跳了出去,他坐在床上,手搭在膝盖上,生了会儿气,然后慢慢地,他的肩膀又垮了下来。男孩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打开背包,从里面翻出来一个小巧的机器人,用废品站找到的零件,加上铁皮,易拉罐,和几个电路板,组合起来的一个小玩意儿。它长着八只手,像一只小蜘蛛,但还有个看上去傻傻的小脑袋,上面有两个用纽扣做的眼睛。


Peter看了看这个小机器人,赌气一样把它扔进了废物桶。他倒在床上,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


过了一会儿,他又爬起来,把那个小机器人捞了出来,擦了擦它的纽扣眼睛,难过地对它眨眨眼,将它放到了书桌上去。


 


瓦坎达的红宝石和蓝宝石。Peter蹲在大厦顶上,盯着不远处的珠宝店看。他进去看过了,价格根本不是他可以负担得起的——当然,在他进去之前,他就已经预想到这个情况了。但他还是进去看了一眼,说不上是抱着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希望,还是只是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


Peter叹了口气,他撑着脸,盯着那个珠宝店发呆。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他和Wade还不是情侣。他原本打算15号再答应Wade的,他甚至已经把那时候的情景都想好了——他会把那只小蜘蛛交给Wade,然后趁Wade不注意的时候忽然亲他一下,问他愿不愿意和他交往——但他总觉得,这个场景要实现有些困难,尤其是现在,小蜘蛛已经被排除在这个计划外了。


他和Wade暧昧的关系已经不是一两个月的事了。他一直不松口,一个是因为他总觉得还不到时候,另一个就是因为——


Peter 叹了口气,因为这个红宝石和蓝宝石。他挠了挠脑袋,果然谈恋爱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太困难了——他甚至不知道怎么让Wade保持开心,或者他应该做些什么才合适。他原本想好的所有话,所有计划好的行为,总是不能实行;面对Wade的时候他总是手忙脚乱,立刻就忘记自己该做什么了。


他忽然想起来Mr. Stark和他说,他觉得情人节可有可无。Peter可不这么觉得,他认为情人节还是很重要的,所以他才会做了那只小蜘蛛——然而显然,他预想的情人节对象并不想接受这个小机器人,Wade想要红宝石和蓝宝石,Peter不能给他红宝石和蓝宝石。


Peter一直都挺想成为Mr. Stark那样的人,现在他无比地想立刻过上他那样的人生。至少如果是给Captain买礼物的话,Mr. Stark根本不用苦恼钱的问题。当然,他有别的问题要苦恼,毕竟他和Captain还没有和好,虽然Peter和Mr. Stark谈过了,但他们看上去还在闹别扭。Captain还在瓦坎达,天知道什么才会回来——


Peter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过一会儿才闭上。瓦坎达!他忽然想到了,红宝石!蓝宝石!Captain!


他在背包里快速地翻找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并且立刻就拨通了上面的一个号码。


 


情人节的清晨,May婶在客厅里尖叫了一声,Peter立刻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他匆忙地在睡衣外套了件毛衣,就跑到房间门口去。


Steve戴着棒球帽,站在May婶前——而May婶则举着扫帚,警惕地看着Steve。看见Peter时,Steve有些无奈地朝他挥挥手。


“Peter?快报警!”她对Peter大声说,“这个家伙又找上门来了!布鲁克林的Steve,就是你小子,带着你的那群狐朋狗友把我侄子打得眼睛都肿了。这么大的人还欺负一个小男孩,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嗯?你们就是欺负他还没长高,他可有一个星期都看不清黑板呢!你还敢找上门来,你以为我们家没有男人就会怕你吗?我现在就——愣着干嘛,Peter,报警!”


“呃,呃,”Peter急忙走过去拽住May婶,“May婶,别冲动,我们——我们已经和好了!”


“你好,女士。”Steve无奈地笑起来,“我很抱歉打伤了你的侄子。但他真的是个很有勇气也很厉害的小伙子。”


May有些惊讶地看了看Peter,又看了看Steve。“这么快就和好了?”May说,“你的眼睛可是一星期才好呢!”


“我的腿也是一个星期才好。”Steve说,“Peter踢人很厉害。”


May又瞪了Steve一眼,Steve只好再次说:“真的很抱歉。”


她抱着手,又瞪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放松下来。“我去给你们倒些喝的。”她说,放下扫帚,又看了Peter一眼,“把Steve带到你房间里去吧。你什么时候会踢人的?”


“刚学的。”Peter有些紧张地说,他蹭了蹭裤子,“跟我来吧,Ca——Steve。”


 


“我很抱歉,”Peter关上门,说,“我婶婶特别受不了看到我被人欺负。我本来想瞒着她的,但我的眼睛真的太肿了,而她又一直追问,还差点怪罪我们这层楼的——”


“我理解。”Steve说,“我也的确该向你道歉。”


Peter张着嘴,过了一会儿傻笑了一声。


“没这回事,Captain,能和你过招是我的荣幸,我可高兴了。”他说,眼睛都因此有些发亮,“我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和偶像打一架。”


Steve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决定不再这么看着这个傻男孩了。他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深黑色的小盒子,交给Peter。


“红宝石和蓝宝石。”他说,“所以你说有些关于Tony的事要告诉我,是什么?”


Peter接过小盒子,说了七八次谢谢,才开始往下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Captain,如果你想和Mr. Stark和好的话,15号就是最好的日子。”


Steve眨了眨眼睛。“什么意思?”他说。


“Mr. Stark说了,如果你15号去找他,向他道歉,他就原谅你。”Peter说,他把小盒子放在书桌上,“他还说过了15号,他原谅你的希望就会很渺茫了。”


Steve抱着手,看着Peter。他始终不坐在Peter的床上,而是站得笔直,脸上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他这么说了?”Steve问。


“是啊。其实我觉得,如果Captain你诚心诚意——恕我直说,”Peter耸耸肩,“死缠烂打,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Steve垂下眼帘,思考了一会儿。Peter见他似乎有些犹豫,忍不住又加了一句:“他其实特别想你,特别特别特别想。”


Steve抬起头来看他,蓝眼睛显得认真无比。“有多想?”他说。


Peter没想到他真的这么问,只能张张嘴,说:“呃……就是很想。做梦都想的那种。就是——他,他在实验台上用扳手画了你的名字。”


这是谎话,Peter根本没机会看到Tony在实验台边这么忘我。换句话说,Tony做实验的时候永远都这么投入,什么都不想。但这是Peter所能想到的科学宅思念一个人时会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了。


Steve挑挑眉。“这很……出人意料。”他说,“Tony很重视他的实验台,从没在上面写过别人的名字。”


“是的,是的,”Peter点着头,他说着说着自己都快信了,“总之,他想你想到实验都不能好好做——”


“这真是一件大事。”Steve说。


“所以你需要和他和好!”Peter拍着手说,“非常需要!”


“非常需要?”


“非常非常需要,”Peter点着头说,“因为世界需要Mr. Stark一直好好地做实验。”


Steve又开始心情复杂地盯着他看了。过了一会儿,他说:“好吧,谢谢你,Peter。”


“不用谢。”Peter咧着嘴说,“呃,对了,宝石算是赊账的,以后我会努力还清的。”


“现在我可以问问你,你要这些宝石做什么的了吗?”Steve摊摊手。


“呃,送给一个人。”Peter说。他把那个盒子往里推了推,立刻想起什么,他抬起头看向Steve,“别告诉Mr. Stark,拜托。”


Steve微微皱起眉,有些疑惑地盯着他看。他对这个小男孩了解还不够多,并不知道多少和他有关的事,于是就把这当成是Peter要送给哪个女孩的礼物。“这个作为礼物送给人太昂贵了。”Steve说,“对于你来说有些难以承担。我觉得你应该仔细考虑一下你和那个女孩的关系,孩子。”


“呃,我知道。”Peter抠着桌面,低着头回答,“我考虑过了。”


Steve看着他,叹了口气。“好吧,那我该走了,Scott还在楼下等我。”他说,“再次谢谢你,Peter。”


“也谢谢你,Captain。”Peter朝他点点头,然后快步跑过去,把门上的蛛网扯掉,“我送你出去吧。我们最好笑着聊聊天之类的,好让我婶婶相信我们真的和好了。”


“当然。”Steve弯起嘴角,拍了拍Peter脊背,“皇后区的Peter。”


 


Wade接过那个小盒子的时候,拿着它上下摇了摇,贴在耳朵边听动静,一副把这当定时炸弹看的模样。Peter紧张地看着他——准确地说,紧张地看着那个盒子,生怕它掉在地上摔碎了。


在没听出什么动静后,Wade把盒子打开了。


“……哇噢。”他说,把红宝石用手指夹起来,“宝石。红色的和蓝色的。”


Peter有些紧张地蹭着衣角,他这次不紧张盒子了,转而紧张Wade,“瓦坎达的。”他说,“红宝石和蓝宝石。”


“你从哪弄来的?”Wade问,“别告诉我是你买的,你才买不起这玩意儿呢。”


“我赊来的。”他说,“用……用一个谎话作抵押。”他说完脸稍微红了会儿,“不过是个好谎话。”


“嗯?你都学会用谎话赚钱了?”Wade眯着眼睛,“蜘蛛男孩终于长大了?”


“我又没伤害到谁。”Peter理直气壮地说,他站直了些,看着Wade把一颗红宝石扔进嘴里,像是扔巧克力豆似的。犹豫在他脸上消散不去,但很快又被一层倔强覆盖过去。


“我有话和你说。”Peter说,他背起手来,像是发号施令的长官,又像是等待结果的学生。Wade把红宝石吐出来,张开嘴,说:“我的舌头变红了没有?”


Peter有些忍无可忍,他走过去,用手捏住Wade的脸,让他嘴都微微撅起来。“我有话和你说!”他说。


“什么?”Wade噘着嘴说,“你打算亲我了?”


“不是!”Peter说。他又生气了,男孩非常容易变得气鼓鼓的,特别是和Wade待在一起的时候。Wade知道,但他特别乐衷于看Peter变得气鼓鼓的。


“我,我是想和你说——”他放开了Wade,后退了一些,抱起手来,“站在一个成熟的角度,我早就考虑好了。宝石你收下,但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Wade揉了揉脸,他总觉得男孩的指印都留在他脸上了。“为什么?”他问,甚至一点也不慌张。


“因为——”Peter卡住了,他嘟囔了一会儿,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摸摸自己的鼻尖。Wade在这期间把蓝宝石也扔到了自己的嘴里。


“好吧,因为……因为我知道,爱情需要物质支持的。”Peter说,“我没那么傻,满脑子都是青少年恋爱冲动什么的。我当然知道,如果我们成为……成为情侣,我要开支很多。而Wade……你,你的世界和我不一样。”


他放下手来,看上去有些沮丧了。


“你是雇佣兵,这很酷,也很赚钱。而我经济都还没独立呢,做些小实验也只能从废品站里找些材料……你想要的东西,我给不了。这……这很不好。”


他说完,悄悄地看了Wade一眼。Wade把蓝宝石吐出来,舔了舔自己的嘴。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最好别在一起。”Wade说,“你在催我去找个富婆。”


“我——”Peter张张嘴,又低下头去。他扯了扯他的袖口,“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你愿意等的话,我会努力的,然后等我大学毕业,有工作的时候……”


“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我应该等你有经济收入的时候,再和你一起过情人节。”Wade说,“你知不知道租房子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你看上了这房间,你就得付租金,而不是告诉老板,你想一分钱都不交,就霸占着这个房间,不让房主租出去,直到你租得起。”


Peter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我,我得给你租金吗?”


“当然啦?”Wade拍着床说,“你觉得现在还会有谁浪费青春去等一个承诺吗?那都是爱情电影里骗人的玩意儿。虽然我也没什么青春可言,不过就是这个道理。我的穷新郎,你觉得呢?”


Peter愣了好一会儿,他踮了踮脚,低下头,看上去更难过了。


“我……我不确定我有没有钱……”他吸了吸鼻子,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尖。


“我看上去很缺钱吗?”Wade说,“省省吧,我的钱都够买下瓦坎达所有的红宝石和蓝宝石了。可能有些夸张,我也没注意我的账户上有多少钱,没查过。”


Peter又揉了揉鼻尖,说话都有些鼻音了,“那你想要什么呢?”


“你觉得呢?”Wade摊摊手,“如果你给不了我我想要的,我可就会跑出去找别人了。”


男孩沉默了一会儿,Wade翘着腿坐了一会儿,没听见他的回音,抬头看他。“你不会哭了吧,宝贝?”Wade说,“你鼻子都红了。”


Peter打了个喷嚏。他吸吸鼻子,瓮声瓮气地说:“没有。我可能有些感冒了。”


Wade心情复杂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说:“你知道你根本等不了这么久。你喜欢我喜欢得都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了。”


Peter瞪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把自己的眼睛捂了起来。


“谈恋爱可不能挑日子,我可是个花心的人。”Wade说,“我真的可能会去找别人,你对这就没有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是,噢,那你去吧。”Peter抽了张纸,擦了擦鼻尖,“我不在意这事。”


“你不在意这事?”Wade说,“这真让我难过。”


“我是在成熟地看待这件事,Wade。”Peter耐心地说,“如果你现在要去找别人,我不会怪你,因为我现在的确不能给你你想要的。但你现在不是我的,不代表你永远都不是我的。”


Wade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说:“所以,我还得等你准备好?”


Peter严肃地点点头,然后又有些担忧起来,“所以……租金是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


雇佣兵躺到床上去,他叹了口气。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Wade说,“我想要你亲我一口。”


Peter看着他,很快又红了脸。他站在原地,犹豫地蹭了蹭自己的鞋尖。Wade见他一直不动作,只能耸耸肩,指了指他的书桌,“或者给我那个小破烂玩意儿。那东西是什么?”


他指着那个小蜘蛛机器人。Peter有些羞窘地像把它藏起来,Wade见他神色不对,就伸手先一步把它抢过来,躺在床上把玩。Peter伸手要去抢,被Wade挡开了,他几乎是趴在Wade身上用力去够Wade举高的手臂。但晚了一步,Wade发现蜘蛛的肚皮上有个红色的小塑料按钮,就按了按。


小蜘蛛挥舞着打磨光滑的铁皮胳膊,牢牢地抱住了Wade的手腕,接着发出了一阵轻快的钢琴声,然后是一句语调滑稽的“I Love You”,就像市场上那些会发出恶心的亲嘴声的玩偶一样。


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Peter趁Wade瞪着那个小机器人看的时候,鼓足勇气贴了贴他的嘴角。


“第一个月的租金。”他嘀咕着说,然后从Wade身上跳了下来。Wade瞪着那只蜘蛛,发现它抱得非常紧实,Wade拔不下来,又不敢太用力,怕把它捏碎了。最后他摸了摸蜘蛛的纽扣眼睛,它才慢慢地松开了胳膊。


Wade玩了它一个下午,直到Peter忍无可忍,气鼓鼓地把他从窗户扔了出去。


 


 


FIN.


 


 


彩蛋:Wade把红宝石和蓝宝石还给了Steve,但T'Challa说上面有奇怪的味道,不想要了(x


今年Wade的巧克力真奢侈,居然是两颗宝石,还一点都不甜x


Peter是真的感冒了,过了15号就好了(x


谢谢大家看到这,真的好傻白甜噢,我简直233333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哇!啵啵w


抱紧超棒的浓爸爸,嘿嘿w

评论
热度 ( 1211 )

© 祈鱼 | Powered by LOFTER